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凡人艷途 > 大大結大局
    196.大結局

    那天李小凡與劉琳分手后回到家,突然萌生出去勞改農場看看兒子的念頭,徐海瑛問他:“怎么突然想起要看看兒子?”

    李小凡說:“看自己的兒子還要擇黃道吉日嗎”

    李媛說也要去。李小凡說那就都請一天假去看看。吃晚飯的時候,徐海瑛問李小凡:“你的臉色怎么越來越不對勁了。”

    李小凡說是累的。徐海瑛說得過肝炎的病人最不能累。李小凡說除非辭職休養。徐海瑛說:“我正等你這句話吶,你什么官都當過了,什么權都有過了,什么待遇都享受過了,你難道還要用生命去賭嗎我認為官場上的最高境界就是激流勇退,見好就收。有句話叫“十年前死為完人”,做人做官,不守晚節者都不在少數。”

    李媛說:“媽的話也只說對一半,爸不當市委書記,媽你就進不了城。”

    徐海瑛說你爸不當市委書記,你弟也判不了12年。一陣沉默之后,她又對李小凡說:“大半生都過下來了,人生留下來的時間不多。我不是拖你后腿,只希望平平安安度個晚年,你的身體狀況,我當醫生的最清楚,說倒下就倒下,你是要命還是要官”

    李媛說:“媽你不要說得那么嚇人好不好。”

    李小凡嘆了口氣說:“不是我官欲強,而是我放不下濱海的山山水水,丟不下濱海的事業。在官道上,我這把年紀已是船到碼頭車到站的人了,還能圖什么。上有組織下有百姓,說不干就不干,說撒手就撒手,不是我李小凡做得出來的。”

    徐海瑛說:“沒有李小凡同志,地球不但會自轉,還會繞太陽轉,太陽不但會從海邊升起還會從西山崗落下。”

    這時,門鈴響起,李媛開了門,進來的是她的男朋友。男朋友稱徐海瑛還是徐大夫,稱李小凡還是李書記。李媛讓他喊爸喊媽,他說沒結婚怎么能喊得出口,特別是他跟徐海瑛同一科室,辦公桌對辦公桌。為了要人家的女兒怎么張口喊媽呢!

    李媛就說男朋友憨。徐海瑛說憨就憨吧!這年頭斯斯文文又有專業技術的憨男人不多了。李嬡的男朋友跟李媛父母打過招呼后,說李書記,你的胸部是不是還在痛。李小凡說是有一點。

    徐海瑛說你為什么不早說。李小凡說這還要說嗎。李媛男朋友說要盡早作個檢查。李小凡說檢查是要檢查的,這幾天人事考察過后就去。徐海瑛賭氣說你不去檢查,明天到勞改農場看李杰我就不去了。李小凡樂觀地說,兒子一人一半,我去看屬于我的一半,另一半還不等你去看。

    這時,門鈴又響起。進來的是小唐,他提著一條中華、一瓶茅臺,例行公事一樣放到餐廳吧臺上。由于李媛的男朋友耳聞過小唐與李媛之間曾有過的那一點關系,大家打過招呼后就無話可說。自從李杰犯案子后,李媛對小唐也客氣了許多,她扔下飯碗為小唐泡了茶,說了聲唐主任你坐,就極自然地挽起男朋友胳膊開門出去了。

    小唐的目光一直等他們的身影消失在樓梯的拐角才收回,心中有一種酸溜溜的感覺,他想如果不是自己其貌不揚,那只被挽的胳膊應該是自己。

    李小凡說:“你來了也好,我正想找你談談。”

    小唐說:“不忙,你吃飯吧,我等著。”

    小唐就把電視打開,說李書記,這十八寸的破電視也該換一換了,人家都是三十四寸、六十八寸的了。李小凡說能看清圖像聽得見聲音就行,費那冤枉錢干啥。小唐說要不我先弄一臺過來,有錢再還我。李小凡說電視不是買不起,而是不想買,不找那個麻煩。

    小唐說我今天去勞改農場看了李杰。徐海瑛立即放下飯碗來到客廳問李杰的近況。小唐說他跟李杰談了半小時,李杰他說很后悔,給父母丟臉了,現在一天干8小時活,主要是蓋房子,當小工,很苦很苦。

    獄室里數他最小最單薄,別人都欺侮他。打罵也是常事,沒有讓他吃飽過,他說自己總是想哭,不知道這12年將怎么過,情緒很不好。

    聽了小唐的話,徐海瑛一下子淚流滿面,餐廳里的李小凡也聽到了小唐的話。端著碗呆在那兒。徐海瑛說老李,我們明天去看看吧!

    李小凡也不接話。三人沉默了一會兒,小唐這才說,我今天在那邊找了點比較硬的關系,托他們辦三件事,第一件事是不能讓李杰干苦力,調換一個輕松的工種,對方答應安排到食堂做小工;

    第二個事是給李杰搞一個單間,對方感到為難,但答應可以住到炊事班;

    第三件事是給李杰創造一個學習的機會,讓他參加成人大專自學考試,對方說不但允許還要鼓勵。至于以后出來為監獄跑業務和減刑,再進一步做工作。

    徐海瑛就一個勁地感謝小唐,說花費多少都由老李出。小唐說金錢有數恩情無價,比起李書記的恩情,這只是鳳毛麟角。徐海瑛就越發感激他。小唐說近日您跟李書記就不要去了,李杰的吃用我已給他留好了。

    這時李小凡已吃好從餐廳過來,他的眼圈紅紅的,顯然剛流過淚。他對小唐說李杰的事讓你費心了。

    小唐忙說沒什么沒什么。李小凡又對徐海瑛說,你去吃飯忙你的,我跟唐主任有事要談。

    徐海瑛就抹著眼淚進了餐廳。李小凡開門見山說,省市委組織部門明天要來考察班子了,你也是考察對象之一。

    小唐激動地點著頭,他等的就是這一句話。

    李小凡說你才三十出頭大有前途。

    小唐說如果能上,文教衛體這條線我熟悉,會好好干不讓老領導丟臉的。

    李小凡說組織上考慮你年輕,從鍛煉培養角度來使用你,準備讓你到文山縣任宣傳部長。小唐的臉一下子變得煞白,仿佛被人吊上陽光燦爛的山頂又從懸崖上推下來跌入萬丈深淵。

    他知道文山縣是個二十萬人口不到的貧困縣,縣城也建在山溝里,離濱海有一百多里,到那鬼地方說升遷不如說是充軍發配。一直盯著濱海市副市長位置的小唐心中酸溜溜的。他問李小凡還有沒有活動的余地。

    李小凡說這是海洲市委組織部的方案,市委書記辦公會議決定的,我是私下里跟你打招呼的。

    小唐說讓我考慮考慮吧!

    李小凡說不是街上的小販討價還價賣還是不賣,與公與私你都應該高高興興去才是,文山縣是個窮縣不錯,看你站在哪一個角度看問題,窮縣容易出成績,出典型,出干部。干部到窮縣工作是鍍金,是資本,別人想去還去不了呢。再說組織上給你的航班不乘,就沒有上天的機會了。另外,還有個講原則、講大局、講服從的問題,就個人來說,副處這一臺階不跨越,就標志著你官道的終結,組織上不會再用你。

    小唐說我還得考慮,文山縣那個鬼地方我去過,縣城巴掌大,藏在山溝溝里連太陽也見不著,不是人活的地方,組織上的信任我領受,但我實在忍受不了那里的生活環境和工作環境。如果組織上一定要用我,就讓我在濱海市吧!濱海的工作我熟悉,基礎也好,有利于黨的事業。

    李小凡說你先回去好好想一想,明天再答復我。

    小唐就走人了。他們的談話,徐海瑛在餐廳里聽得真真切切,她對李小凡說,官場上的事我從不介人,但唐主任的事就看在兒子李杰的份上也該幫幫忙。

    李小凡說原則問題不能遷就,這是海洲市委決定的,想遷就我李小凡也遷就不了。

    省、市委組織部考察濱海班子時已近元旦了。

    李小凡把市四套班子成員集中到常委會議室,海洲市委組織部長說,這次濱海班子調整面最大,涉及的領導最多。省委意見:李小凡同志作為海洲市副市長人選考察,劉琳同志作為地區檢察院檢察長人選考察;市委意見:老丁同志和雷國泰同志同時作為濱海市委書記和市長的人選考察,謝權作為濱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長人選考察,小唐同志作為文山縣委常委、宣傳部長人選考察。無論是調整到的同志還是維持原職的同志,市委要求大家都要服從組織,服從大局,服從事業,無條件的與組織保持高度一致。按照組織意圖,實事求是,客觀公正地反映一個同志的優勢與缺點。考察分三步走,第一步是找調整對象談話,第二步是找市四套班子成員談話,第三步是找個別部門和鄉鎮領導談話,時間三天,希望大家積極配合。最后,市委組織部長請李小凡講一講,李小凡知道自己也在調整對象之中,說什么都不好,就說請省委組部領導作指示。

    省委組織部干部一處處長說海洲市委領導該講的都講了,沒有什么可再講的了。于是考察組的同志兩人一組,分成三個組,分頭找調整對象談話。

    李小凡和劉琳作為省管干部對象,是市委組織部長和省委組織部干部一處處長談的。李小凡說論年紀我已經有一大把,論政績論貢獻我擺不出一二,組織上要給我這么高的職位,自己感到問心有愧,身體也越來越不行了。如果組織上能讓我留在濱海當當顧問或者到人大、政協參政議政,就心滿意足了。

    劉琳說組織決定我無條件服從,但能否當好檢察長我心里沒有底,因為對檢察工作完全是外行。就個人感情而言我是不愿離開濱海的,請組織上能否在濱海考慮我的工作。

    談話者聽了李小凡和劉琳的意見都感到吃驚在擁擠的官道上,誰不是削尖腦袋往上爬或者踩著別人的肩膀甚至踩著別人的腦袋往上爬。亦有人把官場比作賭場,官場上賭的是生命,賭場上賭的是金錢。

    生命和金錢都是人生所不可缺少的,賭贏了的人還想賭,賭輸了的人更要賭。因此,無論是官場還是賭場,你爭我斗,機關算盡,甚至拔刀相向之徒也不在少數。

    而對李小凡和劉琳的舉動,就讓人費解了。說虛心假意,態度的誠懇與真實昭然若揭;說對仕途不感興趣,又似乎沒有理由。

    風風雨雨的大半生就這樣過去了,他們怎么能理解李小凡的內心呢?從一個街頭流浪兒,有一個偶然的機會,靠著自己的狡黠和運氣,一步步走到了今天,那時多么的不容易!然而,誰能想到,自己的兒子居然遭到了那樣的報應!

    李小凡的上半生是做了許多孽事,然而后來,當上市委書記以后,他漸漸的做了許多好事來贖罪。然而,兒子還是他永遠的通!

    心灰意冷,不知道能不能形容他的心境呢?

    全書完!】

    ()( 凡人艷途 http://www.hpvviw.icu/1_135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飞艇计划软件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