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二百章十斷七章 兄弟齊心,其利斷金
    倍月票還有最后幾個小時,各位同學賞老萬幾張吧,:里多謝了。

    “既然市局專案組不能查,我們可以讓區紀委來查。”陳劍說著,瞟了一眼坐在身邊的莫建林。

    “主要是查他們最近有沒有不正常的經濟收入,如果他們真的徇私枉法的話,無外乎經濟利益。另外,對死者工作過的酒店也要加大調查范圍,特別是案發當天入住該酒店旅客的情況也要一一進行調查。”洪飛又補充說道。

    陳劍和莫建林聽了同時點了點頭,在目前陷入僵局的情況下,洪飛提出的這兩個偵查方向無讓調查工作亮起了一絲曙光。

    “對劉占江和那兩名辦案民警的調查,我讓劉云親自帶隊。”莫建林也馬上向陳劍說道。

    第二天,在區政小會議室召開了案件的分析會,紀委副書記張云也特別列席參加。當專案組組長孫副局長聽完陳劍的建議后,頓時一拍大腿,說道:“好,就按這個思路查下去。”

    這個案子是市長蔡昌華自交待下來的,孫副局長作為分管刑偵的市局副局長親自擔任專案組的組長,足以說明市局對這個案子的重視。但是下來已經好幾天了,案情絲毫沒有進展,孫副局長也是非常著急,今天一聽陳劍的建議,頓時感到豁然開朗。

    “我們紀委專成立一個由紀委副書記劉云同志帶隊的調查小組專門配合專案組的工作,爭取早日把這個案子調查清楚給群眾一個滿意的交待。”

    之江是明山區和市區間的分界線,過了之江三橋就是明山區的地界。今天陳劍和朱國榮以及區里四套班子的領導都站在之江三橋下的路口,等待迎接著由市委組織部長賀峰親自送來上任的新任明山區區委常委、區政法委書記、區公安局局長高晉的上任。

    站第一個地朱國榮。此時地心里滿不是滋味地。洪飛地突然調走。讓朱國榮有些欣喜若狂。正要向市委推薦自己地人選時。得到地回音卻是市委另有安排。而且從前天組織部正式下發地文件中得知。新任地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居然是高部長地公子。原任新河縣常務副縣長地高晉。

    且不論高部長是省委書記周長平第一親信。光從高晉地履歷上來看陳劍一起同時進入省委工作且又在省委黨校同一個青干班學習。又是先后到新河任職。這次調一級以后到明山來任職。這種關系肯定是跟陳劍鐵地不能再鐵了。走了一個洪飛。來了一個跟陳劍關系更加親密。而且背后又有深厚背景地高晉怎么能讓朱國榮輕松得起來呢?

    要知道是這樣地結果。朱國寧愿在當初力保洪飛。雖然高部長就要退居二線地消息早就傳開了是高部長畢竟還是省人大地副主任。況且。高部長擔任了兩屆地省委組織部長。從他手里提拔起來地人數不勝數。即使是退了。誰也不敢小看高部長。光從今天人大和政協這兩個老家伙主動要迎接高晉地上任。足以看出高部長在之江地影響力了。

    本來象高晉這種處級干部上任。根本就不需要賀峰這個臨州市委常委、組織部部長親自送來上任個副部長甚至是一個處長就可以了。但是賀峰當年也是高部長一手提拔起來地。如今高公子從明陽調到臨州賀峰哪有不親自送上任地道理。這也使得同為市委常委地朱國榮親自來迎接。畢竟賀峰出面明山方面也必需要有相應地接待規格。

    很快。市委組織部地兩輛小車就在迎接隊伍旁停了下來。賀峰下車后。握著朱國榮地手笑著說道:“老朱啊。今天搞地是不是太隆重一些了。”

    雖然兩人同為市委常委。但是賀峰排名僅次于幾個副書記。朱國榮當然不敢怠慢。連忙笑著說道:“今天賀部長您親自過來。我們當然要隆重一些了。”

    朱國榮的話恭敬中不失幽默,外面都在傳賀峰很可能到年底出任市委副書記一職,所以朱國榮也想趁機跟賀峰套套近乎。畢竟他雖然是郭省長的人,但在臨州市委常委中還是勢單力薄的小弟弟而已。

    “呵呵,你這個老朱啊。”賀峰笑著指了指朱國榮,對與朱國榮的示好,賀峰當然很愿意接受的,周長平要調走,新任的省委書記是誰,雖然現在還沒有最后定下來,但是省長郭明的呼聲是最高。對于朱國榮這個公開的郭系門人,賀峰也當然不想和他的關系搞得過僵。

    兩位市委常委寒暄一陣后,賀峰指著站在自己身邊的高晉向朱國榮介紹道:“老朱啊,這位就是你們明山新任的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高晉同志。”

    未等朱國榮開口,高晉連忙上前一步,頗為恭敬地說道:“朱書記,您好。”平時高晉雖然有些玩世不恭,但是在場面上的規矩還是懂的。第一天上任,把自己的姿態放|低。

    “高晉同志年輕有為,市委市政府能派你這樣的同志來充實我們明山區

    班子,是組織上對我們明山的關懷呀。”朱國榮握手,充滿熱情的說道。

    “朱書記,您過獎了,以后在工作中還希望您能對我多批評。

    面對朱國榮的熱情,高晉還是表現出很低調的樣子。

    接下來,依照慣例由朱國榮給高晉介紹區里領導班子的成員,走到陳劍身邊,朱國榮笑著對高晉說道:“我們的區長,相信不用給你介紹了吧。”

    高晉從新河調到明山,這是眾所周知的迎接所有干部心里都清楚,這個新任的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將是陳區長有一個有力的強援。

    “陳區長,很高興在您的領導下工作。”

    “高晉同志歡迎你。”

    兩個死黨在握手的同時,>一笑。

    本來,公安局長在區長的領導下工作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旁邊的朱國榮聽了高晉的話,臉上稍稍有些不自然。雖然對高晉的上任,朱國榮早有心理準備,但是高晉的話,還是讓他很不舒服。

    于此同時明山區公安局也正在準備迎接新任的局長。洪飛的突然調走李強又是一陣興奮,但是這種興奮并沒有持續多久,雖然自己有暫時主持局里的工作,但是沒有領導找他談話,這也意味著他想接任局長的寶座根本是沒有希望|可能又會空降一名局長下來。

    果然,李強主持沒有一個星期傳來了原新河縣常務副縣長高晉擔任明山區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的消息。

    今天是新局長上任的日子,李強早地通知了局里的中層干部,等待新局長上任后召開第一次的干部大會。

    李強的辦公室里此時煙霧,交警大隊大隊長張宏發、臨江鎮派出所所長謝才根以及萬寧鎮派出所所長劉占江正坐在李強的辦公室里抽煙閑聊。

    這三人是李強嫡系中的嫡系,張宏發一邊散著煙,一邊一副為李強抱不平的樣子道:“好不容易洪飛調走了,怎么著這個局長的位置也應該是我們李局的是又從外面調來一個高晉。聽說這小子還不滿三十,居然到我們這兒來當局長不是仗著有個省委組織部長的老爹嘛。”

    “宏發,這話在這兒說說就行了外面不要亂說。”雖然李強也感到自己這次不能爬上局長的寶座挺怨的,但是還是皺著眉頭喝止了張宏發的牢騷。

    “這個高晉可不簡單呀,不但是高部長的兒子,而且和區長陳劍的關系不一般,這次調走洪飛,把高晉調過來,很可能就是陳劍的主意。陳劍在我們明山這將近一年的時間,我們都知道連朱書記和葉書記聯手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這么精明一個人,他把洪飛調走,調來一個高晉,這說明什么?肯定是這個高晉要比洪飛強得多,況且高晉又有背景,我看這個高晉上任后,咱們還是小心一點,也低調一點,小心被他槍打出頭鳥。”謝才根一臉凝重地說道。

    “老謝,我看你是過于擔心了,他高晉不過是個三十不到的毛頭小伙子,有什么可以擔心的。到時候,咱們給他來個陽奉陰違,看他怎么辦?”張宏發有些不屑的說道。

    “不,才根說的有道理。”李強一臉嚴厲地對張宏發說道:“宏發,我告訴你,以后這段時間,你給我老實一點,別捅出什么簍子來。三十不到的毛頭小伙子?陳劍才多大,不過也是三十出頭,連朱書記和葉書記照樣都不是他的對手。才根剛才說的沒錯,我們是要小心一點,低調一點。”

    正說著,李強桌上的電話響起來了。李強接起電話,電話是區府辦主任王有根打來的,王有根通知李強,待會區長陳劍和分管政法的副書記莫建林以及區政府分管公安的常務副區長毛偉杰將送新任的區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高晉來公安局上任,讓李強做好準備。

    放下電話后,李強朝著看著自己的三個鐵桿部下感嘆道:“區長、副書記、副區長一同送來上任,來者不善啊。”同時,李強跟劉占江遞了一個眼色說道:“待會領導就要來了,大家散了吧,占江你留一下。”

    自從市局介入以后,李強和劉占江就十分刻意地連結著距離,平時連電話都不打一個,今天正好趁著迎接新局長的機會,兩人可以見一面。謝才根和張宏發根本就不知情,對李強單獨留下劉占江,也絲毫不奇怪,市局現在正在調查發生在萬寧的強奸案,估計李強也是想單獨關照劉占江幾句。

    謝才根和張宏發走后,李強示意劉占江把門關好,然后有些擔心地對劉占江說道:“占江,那個案子沒什么問題吧?”

    “李局,您放心吧辦的我都辦了。目前市局專案組已經忙活了一個多星期了,看樣子根本就沒有查出什么來,我估計他們再查不出什么,也該撤了。”劉占江微微有些得意地說道。

    “占江,你還是要主意點。你和所里的那兩個民警我倒不擔心,就怕那個酒店老板會不會露出點口風來?”雖然劉占江一副

    握的樣子,但是李強還是有些擔心。

    “那個酒店老板?除非他那個酒店不想開了,否則決不會露出半點口風的。李局,您就放心吧,他們那些生意人精得很對不會為了個死人咱們對著干的。再說他也收了咱們十萬塊錢,如果說出來,他也逃不脫一個偽證罪,他不會那么傻的。”

    “哦,這樣我就放心了過,你也要用心盯著點萬不能讓他們查出點蛛絲馬跡來。”李強稍稍松了一口氣,拍著劉占江的肩膀說道。

    “知道了,李局。”劉占江沖著李強很凝重地點了點頭。

    到了明山區委,賀峰向全體常委宣讀了市委組織部對高晉的任命,明山區委常委會又開了一個簡短的歡迎會,高晉便隨著陳劍來到了區長辦公室。

    “看來明山比新河的條件好太多了,你這個區長的辦公室可是比省長的辦公室還要氣派。”高晉是第一次來陳劍的辦公室在沙發上環顧了一圈之后,高晉感慨地說道。

    “行了們還是談正事吧,待會我已經安排了我和莫書記以及我們區政府分管公安的常務副區長毛偉杰一起送你到公安局去上任。”陳劍拋了一根煙給高晉,說道。

    高晉一抬手過陳劍拋過來的香煙,點著了之后,深深吸了一口后,笑著說道:“區長、副書記、常務副區長同時送我去上任,這么隆重啊。”

    “明山公安局目前的情還是比較復雜的,原來的局長洪飛以前把局里的工作都委托給了常務副局長李強。李強是一個從警將近三十年的老警察了,而且又是明山當地人,擔任副局長也有十年了。其他的幾個副局長也都是老油子,你到了公安局盡快地把工作熟悉起來,理清里面的關系,盡快地扭轉目前明山公安局的局面。”

    自上次發生群體上訪事件,公安局的那些班子成員沒有一個出來制止事態發展的,這讓陳劍對公安局的領導班子,特別是常務副局長李強很不滿意。這次自己親自送高晉去上任,也是想給高晉撐撐腰,好好震懾一下公安局的那些老油子。

    看到陳劍一臉凝重的樣子,高晉卻松地說道:“放心吧,陳老大。你就瞧好了,看我怎么整治那些老油條。不出二個月,我包管他們個個服服帖帖的。”

    “你也不能太小看他們了,洪來了將近一年都沒有理清里面的關系。當心自己被他們給架空了。”看到高晉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陳劍也不由地松弛下來,笑著說道。

    對于高晉,陳劍是很了解的,別看他嬉皮笑臉的,其實他心里還是很重視的。而且對于駕馭部下的能力高晉比原來的洪飛強太多了。陳劍也相信高晉能干的好,但是該提醒還是要提醒的。

    “架空?只要他們有這個能耐。”高晉顯得有些不屑地說道,然后馬上又笑著對陳劍說道:“再說,不是有你陳老大在后面給我撐著嘛,我怕什么。”

    “明山可不比新河啊,這里的情況復雜得多。”陳劍看了一眼高晉,淡淡地說道。

    聽到這句話,高晉的臉上也慢慢地嚴肅起來,苦笑了一下之后,說道:“這個我知道,要不然當初我家老爺子也不會不讓我跟你一起過來了。”

    陳劍知道,高晉心里對當初他沒有跟著自己一起到明山來,一直很過意不去。陳劍笑了笑,拍了拍高晉的肩膀說道:“你現在過來也不遲啊,我可是一直盼著你能幫我把明山的社會安定工作搞上去。”

    高晉看著陳劍,一臉嚴肅,很堅決的點了點頭。

    “行了,看你嚴肅的樣子還真是不太習慣。

    陳劍笑著說道,然后伸出自己的拳頭,說道:“來一個。”

    這時,高晉的臉上也浮現出了笑容,這是當初他們在新河常做的一個動作。也伸出自己的拳頭,和陳劍的拳頭重重碰了一下,兩人同時說道:“兄弟齊心,其利斷金。”

    這時,費明敲門進來了,匯報導:“區長,莫書記和毛區長來了。”

    “行了,差不多該送你上任去了。”陳劍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笑著對高晉說道,接著吩咐費明道:“先請莫書記和毛書記進來吧。”

    莫建林也是省委大院出來的,和高晉雖然不算熟悉,但也是認識的。現在加上陳劍的關系,莫建林在高晉的歡迎會上表現得很活躍,一副兩人好象是多年的老友一樣。走進陳劍的辦公室就大聲說道:“陳區長,是不是該送高局長去公安局上任了。”

    而跟在莫建林身后的毛偉杰就顯得很不自然,他跟高晉并不熟悉,同時對他們三個同時從省委大院出來的有種排斥感,要不是他是分管公安的,他才不會跟著莫建林一起進來。當看到莫建林大聲地和陳劍、高晉打招呼,毛偉杰不自覺的眉頭微微皺了皺。(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hpvviw.icu/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飞艇计划软件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