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軍家 > 第九百九四十三章三伯樂與千里馬
    “我要講話是有些不合時宜。可是我要講的這些話,那又必須現在就講。這要是等吃完飯再講,反而是不合適了。”

    朱向軍知道大家都想,他一定會說繼續用餐,不可能再啰嗦什么了。畢竟,大家正在吃飯呢!這有什么事,那也可以吃完飯再說呀!

    可是現在朱向軍,卻說要先給大家講話,這讓大家可有些想不明白了。那黃連朋現在可就小聲地對身邊的周占東說道:“喂!老周呀!你說軍長在我們吃飯的時候,那會說些什么呢!”

    黃連朋這人是一個比較愛說話的人,他一看軍長在他們吃飯的時候講話,可讓他有些不解了,這是禁不住就問周占東了。

    “哎,我那知道呀!我又不是軍長的心腹,我那知道軍長會對我們講些什么呢!”周占東現在聽了黃連朋的話,他可有些不高興了。想,你黃連朋這是怎么了。凈問一些沒有用的事情。我們怎么會知道軍長要講什么內容呀!

    “哎!周占東呀!你說這軍長會不會說,我們的伙食還不夠好,那再讓我們吃好一些呀!”黃連朋這人一向也比較貪吃,他一看軍長在吃飯時候講話,他就想軍長這講的是不是關于吃飯的事情呢!

    “哈哈,可能是吧,軍長一定是看你黃連朋長得這么瘦,這就想給你加餐呢!讓你天天大魚大肉地吃個夠,好長得象我一樣彪悍呢!”

    周占東一看黃連朋就想著吃的事情,他也禁不住也和黃連朋開起了玩笑了。“哈哈,不錯,你說的很有道理,軍長一定是看我們這些人那都太瘦了。這就想給我們再加餐呢,讓我們一個個吃得都和參謀長一樣呀!那我們干部新兵連的戰士們一個個都很彪悍嗎!”黃連朋看周占東和他開玩笑,他也禁不住和黃連朋說笑起來。

    “哎,下面是不是有人在說笑呢!這吃飯的時候不要說笑知道不知道呀!”黃連朋還在和周占東說笑。那朱向軍可感覺到下面有人不夠嚴肅了。這就直接批評黃連朋和周占東了。并且一邊說一邊還走到黃連朋和周占東面前。那是很嚴肅地看著他們倆。

    “哎,別在說笑了,軍長在看我們呢!”黃連朋一看軍長在向他們走來,這可就趕緊不讓周占東再說什么了。

    “好,我知道了。我們倆趕緊站好吧!”周占東一看軍長向他們倆走來,這可就趕緊立正站好了。

    “哎,黃連朋呀!你說說我下面會講些什么內容呀!”朱向軍一看黃連朋和周占東在說笑,這就故意走到他面前,然后問他自己下面會講些什么內容。

    “軍長,你可能會講我們的伙食問題吧!”黃連朋現在看軍長親自問他。那他可就當著軍長的面說了他的想法了。

    “為什么,你會這樣想呢!”朱向軍面帶微笑看著黃連朋。

    “軍長,既然你在我們吃飯的時候講話,那肯定就是關于伙食的問題了嗎!”黃連朋還十分自信地看著大家。

    “哦,你猜的是關于伙食的問題呀!好,不錯,猜的很對。我就是要講關于伙食的問題。”朱向軍看著黃連朋,那并沒有什么不滿,反而笑著說黃連朋說的很對。

    “哎。周占東,你說我會講一些關于伙食的什么問題呀!”朱向軍現在問完了黃連朋,這就又問周占東了。

    “報告軍長,我想。您一定會說,我們的伙食開得太好了,可是我們的訓練水平卻上去,所以。你會說要給我們的伙食水平降一降呢!只有等到我們的訓練水平上去了,再給我們吃好一點呢!”

    周占東看軍長問他這伙食的問題,他可不敢說自己吃得還不好。這還想吃的再好一些呢!并且還謙虛地說自己訓練成績不好。所以就不應該吃好一點。

    “嗯!你還真夠謙虛的。還知道自己的成績不怎么樣呀!好,就憑這一點,我也得先表揚人一句呀!”朱向軍看周占東還有自知之明,這可就先表揚了他一句。

    “謝謝軍長!”周占東一看軍長表揚他,他可趕緊給軍長客氣了一下。感覺自己還算是聰明的,還能知道軍長要講什么話呢!

    “哎,黃連朋,你說呢!你說我會講一些關于伙食的什么問題呀!”朱向軍問完了周占東,這就又來問黃連朋了。

    “軍長,我感覺你可能會說,我們的伙食還不夠好。這我們沒有訓練好,那主要就是因為我們沒有吃好呀!這后勤保障不給力,那我們的成績可也就上不去呀!我看,軍長您是不是想要再給我們加餐呢!”黃連朋這人,怎么說也是有關系有后臺的。他總是敢在領導面前胡言亂語。

    現在他看軍長面帶微笑,這也就放肆地隨便說了起來。畢竟,他還想吃的再好一些呢!

    “哎,黃連朋,你怎么能這么說呢!這訓練成績跟吃飯沒有什么關系。我就不信讓你天天到大飯店吃飯,那你就能成為全特戰旅的軍事尖子嗎!這---這你純粹是胡說八道嗎!”周占東一看黃連朋說的和他的觀點不一樣,這竟然敢當著軍長的面,說這伙食還不夠好,他可有些生氣了。好歹,他也是黃連朋的領導。這怎么著也得當著軍長的面訓斥他一下。

    “哎,老周呀!我說得難道沒有道理嗎!什么保障有力,不就是說的我們后勤的伙食問題嗎!”黃連朋一看周占東訓斥他,他可也有些不高興了。這還搬出部隊的條例來壓周占東了。

    “你---你真是不象話。”周占東有些生氣,可當著軍長的面,也不好再罵那黃連朋呀,于是,只能是生氣地瞪了黃連朋一眼。

    “哈哈,好,黃連朋,你說的不錯。周占東,你也不用責罵黃連朋了,他說的是對的。他說的話。也就是我下面要說的問題。”朱向軍看黃連朋和周占東又吵了起來,這就笑著說,黃連朋說的是對的。他正是要說這后勤保障的問題呢!

    “哎,軍長,這---這怎么能相信黃連朋的話呢,他這是胡說八道呢!”周占東一看軍長竟然維護黃連朋的面子,這可讓他有些不解了。自己明明說的是有道理的。可軍長怎么還說黃連朋說的有道理呢,他這明明是胡說八道嗎!

    “哈哈,好了,現在你們都別說了。我現在開始給大家講話了。你們可都要聽好了。這下面的話。那對于你們每一個人可是都很重要的。這可關系著你們的前途和命運。你們可都要聽仔細了。”

    朱向軍現在一邊說一邊就又走到了食堂的前面。然后神情突然變得十分嚴肅。

    黃連朋和周占東現在聽了軍長的話,那都不敢再說什么了。只是目不轉睛地看著軍長。

    “你們都聽好了。剛才,黃連朋說的是對的。他說我們的伙食還不夠好,這也是對的。我們是干部嗎,這就要吃的好一些。這也是應該的嗎!

    實話對你們說吧!我為了讓大家吃的好一些,那已經讓人給算計了,也讓陳司令給批評了。這事,那就是關于我們干部新兵連的伙食問題。

    我為了讓大家吃好。這是專門讓全軍的頂級大廚來給大家做飯炒菜。你們這待遇,那已經是高級領導的待遇了。

    剛剛我在司令部。那已經受到了司令員的批評了。他說,我們這干部新兵連的軍事成績不怎么樣,這待遇到是不錯呀!竟然弄一個全軍的頂級大廚來為‘新兵’們,服務。這是不是太‘奢侈’了呀!

    我聽了陳司令的批評,感覺也有些道理。不過,這司令員批評的有道理。這我朱向軍做這一件事,那也是有道理的。

    我們軍隊要做到軍事過硬。保障有力。那我們的后勤伙食就也一定要提高水平了。

    下午,我在司令部,那司令員是當面批評了我。可我朱向軍為了大家能吃好。訓練好。這是頂著司令員的壓力。然后給他講了一番道理。我說。這軍事訓練很辛苦,特別是你們這些機關干部,那也都是中年人了。不再是年輕人了。這要訓練好,那首先就要后勤保障有力了。我說,我這樣做,那完全是為了讓干部新兵連的后勤保障工作做的更好。讓一個頂級大廚來為一些訓練很辛苦的‘戰士’們服務,這也是應該的。

    司令員聽了我的話,那也沒有什么話好反對的。他只是說,你后勤怎么搞都可以。那你的弄出一些軍事成績來。要不然,你這后勤保障的再有力,那不是和‘養豬’差不多嗎!你們干部新兵連,那可不是養豬場呀!這不能光吃好,訓練成績不好。那又有什么用呀!

    我想現在你們聽了,那會不會覺得司令員說的比較難聽呀!可不管怎么樣,司令員比喻的是很恰當的。

    不過,我可不想把各位都比做是豬了。那不是也降低了我的身份嗎,我是軍長,我是成立的是干部新兵連,那怎么能是養豬場呢。

    要是按照司令員的說法,那我這個將軍也成為養豬的戰士了嗎!我可不想當什么養豬的戰士呢!

    所以,當時我聽了司令員的話,那是不得不維護了一下你們的面子,當然也是為了維護一下我這個軍長的面子呀!

    當時,我聽了司令員的話就反對道。‘司令員,你比喻的不夠恰當。我們干部新兵連,怎么能是豬圈呢!’

    司令員聽了我的話,就笑著說。‘那你說要怎么比喻吧!你這總是想把伙食搞好,那不就是象養豬一樣嗎!’

    我當時就說。‘司令員!我朱向軍不是養豬的,我們干部新兵連不是豬圈。要是比喻的話,那也得把我們干部新兵連比喻成一個‘馬圈’。而不是一個‘豬圈’。’

    司令員聽了我的話,這可就大笑起來。‘哈哈,好一個馬圈。那你朱向軍就是一個養馬的了,是不是。’

    我聽了也笑著對司令員說。‘沒錯,我朱向軍就是一個養馬的。不過,我不是一般的養馬的。我是一個伯樂。我不但要養馬,我還要訓練馬,我要把我干部新兵連這馬圈里的所有馬,都訓練成千里馬,這就是我成立這干部新兵連初衷。’

    哈哈。好,好樣的。好一個伯樂千里馬。行,既然這樣,那你的干部新兵連可以用全軍最高級的廚師,不過,一個月之后,我要看到你們干部新兵連能養出幾匹千里馬來。

    這要是養出了千里馬,那什么都好說。可你要是養不出千里馬來,那問題可就嚴重了。你這干部新兵連可不是千里馬‘馬圈’。而是肥豬‘豬圈’了。

    朱向軍,你自己看著辦吧!你要是能養出千里馬來。那什么都好說,你要是養不出千里馬來,那我可一定要處分你的。’

    以上這些,就是我和司令員的對話。大家也都聽到了。司令員那對于我們干部新兵連,那是有很高的期望的。

    我這個軍長,那更是對大家有很高的期望。我們這干部新兵連到底是豬圈。還是馬圈,那完全看你們大家自己了。你們要是訓練好了。那我們這干部新兵連,那就是馬圈,是養千里馬的馬圈。可你們要是訓練不好。那我們這干部新兵連可真的成了豬圈了。只是養肥豬的豬圈呢!

    所以說。我們這干部新兵連,那會成為一個什么樣的地方,這一切全靠我們大家的努力了。我朱向軍不能替你們參加考核。也不能替你們把訓練成績搞上去。

    我要做的,那就是給大家把伙食搞上去。讓大家在訓練之余能吃好喝好。讓大家有足夠的體力去應付艱苦的體能訓練。

    正因為是這樣,所以,我是頂著巨大的壓力。讓大家吃好喝好。可你們不能白吃白喝,這一定要訓練出成績。要不然。那不但是你們要被處分,我也是一樣。一樣會受到司令員的處分的。

    剛才黃連朋也說了,我們的伙食還不夠好。問我還能不能再上一層樓。我說,當然可以。我已經讓后勤處再給干部新兵連加撥一些伙食費了。

    下一步,你們會吃的更好的。一定會讓大家感覺到我們干部新兵連的伙食,那是全特戰旅最好的伙食。”

    朱向軍說完這些話,他是稍微休息了一下。然后靜靜地看著大家,想讓大家消化一下剛才他講的這些話。

    “哎,周占東,怎么樣,我說的沒有錯嗎。軍長是不是很關心我們呀,這還要給我們增加伙食費呢!我們下一步,那會吃的更好的。”

    黃連朋一看軍長真的象他想的一樣,這就說要再給干部新兵連撥一些伙食費,那他可高興了。畢竟,他覺得自己猜到了軍長的心思了。這當然也是很得意的事情了。

    “哼,我就不信,軍長就只想讓我們吃好,喝好。那訓練成績上不去。你就不別想再吃好喝好了。”周占東知道,軍長絕不可能是一個只想讓大家吃好喝好。而不抓軍事訓練的人。他這樣做,那一定有他的目的。絕不會象黃連朋想的這么簡單。

    “哎,周占東呀!你想什么呢!軍長不是說了嗎。只有讓我們吃好喝好了,那我們的訓練成績才能上去嗎!不過,象你周占東,那最好還是不要吃的太多,也不要吃的太好,每天就吃兩個饅頭就行了。

    你看看,你現在已經這么胖了。那要是再吃好一些,那不是更胖了嗎,那不是嚴重影響到你的訓練成績嗎!

    我看,只有象我這樣的人,那才可以大吃大喝呀!反正,我也吃不胖,至于這訓練成績嗎,那我只能是盡力而為了。這要是訓練成績上不去,那我也沒有辦法呀!反正這干部新兵連也就一個月的時間,我只要堅持熬過去不就行了。”

    黃連朋現在聽了周占東的話,他還不以為然,他想,不管軍長怎么說,反正只要能吃好就行,這訓練成績好不好的。那誰也拿他沒有辦法。就算是訓練成績不好。那也不可能算是犯錯誤吧,這也不可能給一個處分吧!

    “哼,黃連朋呀,你可別得意的太早了。我看,只有我這樣的人,那才可以大吃大喝呢,因為到時候,那訓練一定很辛苦了。我就算是再多吃一些,那也會用運動來減肥的。那只要每天的運動量大,我又怎么能胖起來呢!

    可是你黃連朋就不一樣了。你就算是吃的再多,這也不會胖呀,你這不會胖,那要是訓練很辛苦,那你不是會越來越瘦嗎,到時候,你的訓練成績那一定會上不去的。你一定會受到軍長的批評的。只有我這樣的‘好身材’,那才可以放心地大吃大喝呢!”

    周占東也是一個能說會道的家伙。他看黃連朋這取笑他身體胖,他可又說了一番,他自己認為對他有利的‘大道理’。

    “哈哈,好,那你就大吃大喝吧,我看你到時候胖的走都走不動了。還怎么進行訓練呢!”黃連朋也開始又嘲笑周占東了。(未完待續。。)

    ()( 軍家 http://www.hpvviw.icu/1_133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飞艇计划软件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