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權貴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第百謀劃
    第三百一十八章謀劃

    搬到常委院,朵朵找周xiǎo北就方便多了,雖然葉靖南和韓清影都告訴朵朵沒事不要總纏著周xiǎo北,可是朵朵表面答應,背后卻是不肯聽的。

    周xiǎo北幫趙舒卿收拾東西,朵朵回家睡了一會兒,然后又跑了過來。

    “xiǎo北哥哥,最近怎么沒有看到那個漂亮的姐姐呢?”朵朵突然問了這樣一個問題,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看著周xiǎo北。

    周xiǎo北一愣,才反應過來朵朵說的是雪盈姐,朵朵和雪盈姐照過面,不過當時朵朵對雪盈姐好像不怎么親近,還是雪盈姐主動和她拉近關系的。

    “哪個漂亮姐姐呀,有朵朵漂亮么?”周xiǎo北裝作不知道朵朵說的是誰,疑huò的問道。

    “就是那個,很漂亮的,和我姑姑一樣漂亮。”朵朵的xiǎo手比劃起來,接著有些不好意思,咬了咬自己的手指,忸怩的說道:“xiǎo北哥哥,我漂亮么?”

    “漂亮,我們家朵朵最漂亮了。”周xiǎo北寵溺的捏了捏朵朵的臉蛋。

    朵朵聞聽,信心大增,那個漂亮的姐姐,帶給她很大的壓力,她也不知道是為什么。而且那個姐姐和xiǎo北哥哥關系很好,讓她有些不情愿。

    不過周xiǎo北一句話,就讓朵朵美滋滋的,有些xiǎo幸福的抱著周xiǎo北的胳膊。

    “你說的那個姐姐在國外,一年也回不來幾次,下次不知道什么時候能看到呢。”周xiǎo北這時又道。

    這下朵朵更覺開心,不過察覺自己這樣想是不對的,又有些心虛。朵朵偷偷瞄了周xiǎo北一眼,發現周xiǎo北正在看她,立刻給了周xiǎo北一個甜甜的笑容,大眼睛笑的彎彎的。

    晚上周家設宴招待一干幫忙搬家的人,因為是周末,而且周家現在炙手可熱,沒人愿意放棄這個拉近關系的機會,所以都出席了。何況,一些人主動趕來幫忙,最后只是搬了一把椅子,甚至只搬一個huā盆之類的東西,還要頂著周書記的批評,不就是為了這個目的么。

    席間談論的話題,少不了組織部張部長住院一事。

    盡管市里面壓下了張大富是在情fù的chuáng上得了急癥這個消息,但是在場的哪個沒有自己的mén路,一來二去,都知道張大富是得了馬上風。

    這些人知道了,想必麗山市差不多已經傳遍了。

    秦茂德是今天早上才得知真相的,當時他的心情可想而知。對于向他匯報的龔自強,自然也是沒有好臉sè。

    而龔自強,則是把怒火轉移到了耿軍的身上。

    耿軍今天也來幫忙搬家了,吃了飯,耿軍拉著周xiǎo北埋怨:“這下好了,龔自強盯上我了,以后的xiǎo鞋肯定穿不完。”

    “誰讓你匯報的不利索呢,龔局長肯定不滿意了。”周xiǎo北見耿軍不像是壓力很大的樣子,嘴角一翹:“我不信你沒辦法應付。”

    耿軍嘿嘿笑笑:“那倒是,這種狗屁倒灶的偷情事件,派出所那邊隨便調解一下就可以了,有什么必要驚動局長大人?再說,分管治安的王副局長已經注意到了這個案子。難不成一些jīmáo蒜皮的xiǎo事,他龔局長都要chā手啊,權力yù太強了吧。”

    耿軍隨即變得愁眉苦臉,又道:“xiǎo北,兄弟這次可算把腦袋別在kù腰帶上了,一個不好,老秦和老龔的板子打下來,哪個我都受不了。到時,你可不能不管我啊。還有,麗園公司那邊,你也得給我打好招呼,我家里那點兒錢投過去,沒有百分之五十的盈利我可不干。”

    形勢沒有耿軍說的那么嚴峻,實際上他也沒犯任何錯誤,相反,還算立了一功,救了張大富一命。誰要是拿這個說事,不怕引起非議么?

    對此,周xiǎo北倒不怎么擔心,他知道耿軍的主要目的還是投資那事,說道:“放心吧,百分之五十我可以給你打保票,不夠的話,到時我個人給你補上。”

    耿軍眼睛一亮,接著有些訕訕的說道:“xiǎo北,你別笑話我財mí啊,等你要結婚的時候就知道了,huā錢的地方多著呢。”

    “明白,男人嘛,總得有面子,這錢包鼓不鼓,是一個重要的因素。”周xiǎo北笑著拍了拍耿軍的肩膀。

    此時此刻,在距離周xiǎo北家十六號xiǎo樓百十米遠的地方,一號別墅中,市委書記秦茂德和副書記苗川二人,正在談論張大富。

    盡管有結兒nv親家的意向,不過在這常委院中,兩個人極少走動。組織部長張大富出事,苗川坐不住了,這才親自到秦茂德家拜訪。

    在客廳里,秦茂德和苗川二人相對而坐,苗川的指尖夾著一顆煙,煙灰已經燒了很長。

    張大富作為組織部長,是秦茂德和苗川這個陣營中的重要一環。市委書記,分管黨務的副書記,再加上組織部長,這使得秦茂德在干部調配上的權力行使的淋漓盡致。即便葉靖南神通廣大,在麗山市這個地方,也不得不屈于秦茂德之下,老老實實的在政fǔ那邊辦事,執行市委的決策。

    現在張大富這一環跨掉了,如果新上任的組織部長不貼心,引起常委會連鎖反應的話,秦茂德的權威將會受到極其嚴重的挑戰。

    這是秦茂德決不允許發生的情況,也是苗川不愿意看到的。

    他過來找秦茂德,就是想商量一下以后的棋該怎么下。至于張大富的死活,兩個人此時都已不放在心上。張大富就算運氣好最終保住xìng命,各種后遺癥并發癥也會導致他無法回到工作崗位。何況,張大富是在情人肚皮上犯了馬上風,而且還被人家的丈夫撞個正著,甚至被群眾圍觀了,保他已經沒有多大意義。

    不過事關麗山市委的顏面,秦茂德還是作出指示,盡量控制影響。至于張大富犯的錯誤,則是內部處理。

    “張大富這個人太不檢點了,竟然作出這等丑事,還被人看到了。”苗川夾著煙在煙灰缸上磕了一下,近寸上的煙灰掉下去,接著把煙掐滅在缸里。

    秦茂德的目光不經意的看向客廳一旁,那邊是常委院二號xiǎo樓的方向,心中琢磨著,不知道葉靖南會拿張大富做什么文章。

    對張大富,秦茂德一方面怒其不爭,一方面有些無奈,世事無常,誰想到突然發生了這樣的事。

    秦茂德嘆了口氣:“我也沒想到。”

    “葛成林不太保準,金昭一直模棱兩可,現在張大富突然出事。秦書記,以后這常委會”苗川有些心憂的說道。

    秦茂德點點頭:“誰來接任組織部長的位置,很重要。”

    “事態發展的這么快,省里面不可能不知道,最遲星期一,省里就可能過問。想要以張大富生病來拖延,恐怕cào作xìng不大。如果那邊動手的話,說不定省里會下來人調查。”苗川的目光也投向剛才秦茂德注視的方向。

    “如果我所料不差,那邊已經采取行動了。”秦茂德想到自己被瞞了一個晚上才知道真相,確定了這點。

    苗川的目光一凝,這下被動了,葉靖南可不是善茬。

    “秦書記,我聽說團市委的周xiǎo北是目擊者之一,會不會那邊”

    秦茂德搖搖頭:“先前我也以為張大富被算計了,不過這確實是一個巧合。周xiǎo北和耿石的兒子還有團市委的一個nv干部去吃飯,送那個nv干部回家的時候正好碰到了。那個nv干部和那個記者住一個xiǎo區,是那個nv干部的姐姐先聽到救命聲的。”

    秦茂德頓了頓,又道:“市公安局那邊已經證實了這點。”

    苗川聞聽,心中也有些無奈,張大富真是倒霉催的,要不是遇到葉靖南那條線上的人,至少能保留住自己的名譽。

    “能不能讓市公安局那邊想想辦法?”苗川說道,接著否定了自己,搖頭又道:“那邊已經行動了,估計也不可行。”

    “回頭我向省委項書記檢討,班子出了問題,我有責任。”秦茂德說道。

    苗川心說老秦這是爭取主動呢,如果項書記不對他產生看法,那他的位置短時間就不會出問題。不管誰來當組織部長,他還是麗山的一把手,最多不能像以前那樣一言九鼎而已。

    “張大富自己出了問題,倒要秦書記作檢討,張大富真是害人不淺。”苗川嘆了口氣,心思一轉,又道:“能不能以市委的名義向省委推薦一個組織部長?”

    “你有合適的人選么?”秦茂德反問道。

    苗川想了想,說道:“按理說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彭漢生業務比較熟練,是個老組織,不過他沒有擔任過區縣一把手,資歷欠缺,這一步邁不上去。現任常委中,秘書長林yù書在組織部mén工作過,我覺得由他兼任組織部長比較合適。”

    市委秘書長林yù書是秦茂德比較信任的人,苗川推薦他,也算深知秦茂德的心意。

    “誰來擔任組織部長,最終還要省委來決定啊。林秘書長的資歷是夠了,不過省委那邊未必能通過。老苗,要不你把組織部長的職務先擔起來?”秦茂德說道。

    秦茂德的這個想法是經過深思的,苗川的資格夠老,而且有豐富的組織工作資歷。如果能讓他先把組織部長的職務兼起來,哪怕只有幾個月時間,也足夠自己進一步去運作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措手不及。

    麗山市委推薦組織部長,省委未必會同意,不過推薦苗川兼任的話,可能xìng會大一些。

    對于苗川來說,兼不兼組織部長對他的權力影響不大,他現在是正廳級,未來的發展應該是政fǔ或者黨委的一把手。

    不過現在麗山的形勢必須控制住,不容有失,苗川沉yín片刻,點點頭應了下來,準備等下往省里打個電話

    ()( 權貴 http://www.hpvviw.icu/1_1333/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飞艇计划软件 app